宁夏:建设黄河生态治理“先行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11-18 02:35

内容提要:宁夏地处黄河上游,地理和生态地位特殊,在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中作用重要。近年来,经过不断治理和保护,黄河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2020年7月,宁夏出台《关于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实施意见》,通过重塑发展空间、产业格局、区域环境等一系列顶层设计和配套措施,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创造并积累经验,取得可喜成效。

经过不断治理和保护,黄河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图为黄河宁夏吴忠段。 任培军摄(中经视觉)

宁夏地处黄河上游,地理和生态地位特殊,在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中作用重要。近年来,经过不断治理和保护,黄河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2020年7月,宁夏出台《关于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实施意见》,通过重塑发展空间、产业格局、区域环境等一系列顶层设计和配套措施,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创造并积累经验,取得可喜成效。

“宁夏地处黄河上游,凭借特殊的生态地位、基础条件,实施水生态环境治理推动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宁夏有责任、有义务。”宁夏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张柏森说。

特殊的生态地位

黄河流经9个省份,奔腾万里入海。黄河宁夏段长397公里,仅占黄河总长的7.26%,但生态地位非常重要。

张柏森告诉记者,宁夏是全国的重要生态节点、华北的重要生态屏障、西北的重要生态通道,建设黄河生态治理“先行区”,是由宁夏的生态方位、生态定位、生态地位决定的。

宁夏地处青藏高寒、西北干旱、东部季风三大气候交汇过渡带,尽管被乌兰布和、腾格里、毛乌素三大沙漠所环绕,然而黄河自西南向东北横贯于大漠戈壁,使得宁夏平原沃野千里。除了黄河的滋润,还有贺兰山做屏障。贺兰山恰好位于我国季风线上,既阻止了西北高寒气流的东袭,也削弱了东南季风潮湿气流西进,成为我国干旱与半干旱、畜牧区与农耕区、内流区与外流区、森林植被与草原植被的一条自然地理分界线。

从黄河流域看,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治理和保护,黄河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但宁夏境内水土流失、水源涵养、水质污染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依然严重影响着黄河的安全健康。宁夏建设黄河生态治理“先行区”,是促进黄河流域协同治理的客观要求。

从自身看,宁夏经济结构矛盾较为突出、资源环境约束趋紧、增长动力后劲不足,面临发展不足、质量不高的双重难题,迫切需要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协调统一、协同共生,走出一条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

2020年7月,宁夏出台《关于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实施意见》,希望通过重塑发展空间、产业格局、区域环境的一系列顶层设计,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创造经验。

先行先试的条件

走在银川滨河大道,银川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高晓杰告诉记者:“两年前,这里的两岸不仅没有植被,再加上附近居民过度搞‘农家乐’、建‘小鱼塘’,还破坏了环境,造成黄河水质不达标。”

眼前的这个银川滨河水系截污净化湿地扩整连通项目全长53.6公里,面积1.1万亩。项目于2017年底启动,2018年11月连通,2019年8月完成表流湿地建设和两岸植被种植,建设速度极快。“这个项目要在沿线建设改造八个人工表流湿地、种植9000余亩植被。”高晓杰说,“建设湿地是为了把四条入黄的排水沟截流到湿地,使其得到净化。”

来到吴忠市,吴忠市生态环境局局长杨晓明告诉记者:“有效面积16万平方米、日处理污水6万立方米的我市第一污水厂尾水水质提升工程于2018年10月1日动工,目前已完成93%。”

“黄河奔腾九省份,宁夏段最短且经济欠发达,为什么这里的黄河生态治理效果如此明显?答案很简单,是现代科技的强力支撑。”宁夏回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处长张宝明说。

“为了使周边流入黄河的水均能实现净化达标,银川滨河水系截污净化湿地扩整连通项目在西北率先采用现代‘石墨烯光催化网’技术。这种技术通过增加水中的溶解氧,使得水中的氮、磷、钾等污染物进一步被吸收和降解。”高晓杰说。

“能源消耗少,资源消耗少,这就是高质量发展。”山东环科院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李超说,吴忠污水水质提升工程与银川滨河水系截污净化湿地扩整连通项目采用的技术不一样。“银川项目是人造表流湿地,吴忠项目是人造生态湿地,采用生物降解新科技,让植物通过物理、生物、化学三重作用提高吸收污染物的能力和水平。”

宁夏回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副厅长杨金海告诉记者,经过两年努力,2019年黄河宁夏段干流水质保持在Ⅱ类进Ⅱ类出,15个国控考核断面Ⅲ类及以上水质断面达到80%,全面消除了劣Ⅴ类水体,全区水环境质量呈逐步向好态势。

成熟的隆德经验

固原市隆德县有一条远近闻名的渝河,自六盘山而下,出宁夏,经甘陕,入黄河。两条支流一叫清流,一叫清凉。哪曾想后来两条河越来越名不副实,不清反浊。原因很简单,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地优质马铃薯引来淀粉加工企业。每年从8月到年底,工厂加工作业的分离汁水直排入河,白色泡沫堆积在河道。“一年又一年,白沫积久变黑。”当地居民李明告诉记者,几年前,渝河污染企业逐渐关停。但生活污水直排,垃圾堆积,河水依然黑臭。

如何还渝河一河清澈?

控源截污、河库共治、生态修复,隆德接连打了三场硬仗。上游保生态,中游抓水质净化,下游重自然恢复。水里的问题岸上治,岸上的问题流域治。关闭万吨以上淀粉加工企业13家;一条河的管理涉及众多部门——环保、水利、住建、市政……用“河长制”打破行政分治,合力攻坚……

隆德治河还创造了不少“土办法”——54道土堰连着蓄水净化池,增加砾石河床、溢流堰,种植水生植物护坡固岸,脱氮除磷;污水处理场连着人工湿地,把8个小时的水流延缓成160多个小时的自然净化……

慢慢地,渝河清了,隆德变了。昔日河床垃圾成堆、蚊蝇肆虐,如今沿岸已是一条生态廊道;6.5平方公里的小城,坐拥9座公园,怀抱2.2平方公里水域面积,清水潺潺,花草树木满山。

水变清,环境变美,人也变富了。渝河流域开展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2.2万亩贫瘠的山台地变成了水浇地,由于气候冷凉打药少,多使用牛羊粪肥,每亩地年收入1万多元。渝河两岸已成为秦艽、党参、柴胡、板蓝根等中药材种植基地。

如今,条条清流汇入黄河,22年来,黄河干流宁夏段首次保持了20个月Ⅱ类水质。

谈及未来,张柏森说,尽管经过多年努力,宁夏在黄河流域生态治理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由于自治区水环境与水污染防治基础薄弱,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存在许多短板。“经过多次实地考察和研讨,自治区决定,按照签订的《水十条》目标责任书要求,确保到2020年底,全区15个国控断面水质优良(达到或优于Ⅲ类)比例稳定在73.3%以上,劣Ⅴ类水体比例为零;11个地级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达到或优于Ⅲ类标准达到72.7%,地下水极差比例控制在6.7%。”

  原标题:宁夏:建设黄河生态治理“先行区”

文章评论